人文金寨
阅读金寨
金寨文艺
金寨非遗
红军文萃
阅读金寨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金寨 > 阅读金寨
 
 
嘉兴日报·邬江兴:将门之子“剑走弓弦”
来源:嘉兴日报2015.12.11 发布时间:2015/12/11 10:20:57 发布人:

     

邬江兴:将门之子“剑走弓弦”

  2011年5月20日,邬江兴在第三届中国云计算大会上作主题发言
  2008年7月,邬江兴参加奥运会郑州站火炬传递
 

  ■记者 陈 苏 实习生 叶心宇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院士名片】

  邬江兴,1953年9月12日出生于嘉兴,祖籍安徽省金寨县。通信与信息系统、计算机与网络技术专家。20世纪70年代从事计算机总体结构研究并参与了国内多型计算机的研发,80年代主要从事程控交换和信息通信网络技术的研究与开发工作,90年代主持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容量可达6万等效线的HJD04型程控数字交换机(简称04机),并实现大规模产业化,带动了国内通信高技术和自主产业的快速崛起。曾任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校长,少将军衔。2003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2015年8月23日,雨后的郑州凉爽宜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新落成的国家数字交换系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NDSC)研发大楼,一间窗明几净的办公室,前年底卸任大学校长现为该中心主任的邬江兴兼具多重身份,将军院士是他最显著的标签。

  他笑声爽朗,表情生动,言语极富感染力。他有着军人的血性和爽直,又有着科学家的严谨与务实。

  中国程控交换机之父

  邬江兴,被誉为中国通信业的“民族英雄”,“中国大容量程控交换机之父”。

  1991年,他牵头研发成功中国第一台容量可达6万等效线的04机,这近乎于中国信息通信技术和产业领域的“原子弹”。

  当时,他年仅38岁。

  1983年,中国引进第一台程控交换机,步入程控电话时代。

  此后,外国公司蜂拥而至。中国市场被七个国家八种制式的机型垄断,进入中国电信史上的“七国八制”时代。

  一些跨国公司断言,20世纪中国人根本造不出大容量程控交换机。

  改变这一现状的是邬江兴。此前他是一位计算机总体工程师。

  1985年6月,邓小平宣布中国裁军百万。邬江兴主持了三年多的中国最快、最大的计算机项目DP300的开发,由此下马。

  32岁的他,想离开部队。领导不让走,让他负责引进微型计算机。

  半年后,他不甘心,计算机总体工程师做倒爷。学校校办工厂没项目,领导说,你去搞程控交换机吧。

  他不想做,觉得掉价。但作为军人,他服从命令。

  很快,他发现,程控交换机这个有着百年历史的行道,也非常博大精深。

  当时国外对中国技术封锁,找不到像样的资料,他们想去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参观,却被要求出示人事介绍信。

  这激起邬江兴的血性,不给看还不稀罕看呢。

  但邬江兴只有十来个“工农兵”大学生和借来的15万元资金。

  苦思冥想后,他萌生:程控交换机,严格意义上就是计算机控制的交换机,只要用计算机实现打电话的目的就行了。“他们走的是弓背,我可以走弓弦。功能等价、服务等价是关键,不是非照葫芦画瓢不可。”

  他彻底摆脱经典程控交换机的技术束缚。“创新一定是在优势领域,以己之长攻彼之短,跳出原有的游戏规则。”

  17个月后,邬江兴研发出一台千门规模的模拟程控用户交换机。

  这时邮电部专家们才注意到,郑州还有人能搞程控交换机。

  “邮电工业总公司找到我们,试试大一点的数字程控交换机吧。”当时,我国没有自主研发的大容量数字程控交换机。“全国总装机容量才几百万门电话,上海还有很多日本侵华时期安装的交换机。”

  此时,有件事情刺激了邬江兴。他们去看中国引进的第一台万门数字程控交换机,“日本富士通公司研发的F-150机,好说歹说,只能在机房外隔着玻璃看,跟看猴儿似的。”

  邬江兴很生气,“有什么了不起,我做给你们看。”

  但从小型用户交换机到大容量局用程控交换机的跳跃谈何容易。“这个差别相当于小学生跳级上大学。”

  邬江兴再次找到“弓弦”——下马的DP300大型分布式计算机。“我拿了牛刀来杀鸡。04机用DP300架构,以3倍左右的优势,打破德国人在交换机标志性指标——忙时呼叫处理能力(BHCA)方面创造的世界纪录,并保持4年。”

  不到千万元人民币,不足两百人,四年完成国外几亿美元、几千人几年做的事,且性能相当,结构简洁,初中文化稍加培训便可操作维护。1992年,贝尔公司外方总经理到河南武陟实验局考察,“他很震惊,自言自语地说未来将是04机的天下。”

  “2004年前后,‘七国八制’在国内程控交换产业领域几乎彻底消失。”国产程控交换机不到十年就将“七国八制”逼出中国,并规模化地占领国外传统市场,用电信史上最短的时间、最少的投资建成全球最大规模现代化的数字电信网。国际电信联盟说,这是奇迹。

  2012年,国际产业创新系统理论提出者弗朗哥·马莱尔巴专著《作为一个学习过程的经济发展分析》认为,HJD04机创新历程对全球产业创新发展具重大借鉴意义。

  横跨三界的战略科学家

  1985年之前,邬江兴作为计算机总体工程师,参与或主持过我国多项计算机项目的研制。

  1970年,17岁的邬江兴,参与国内第一台军用集成电路计算机研发,并担任内存储器调试组长。

  1991年04机研发成功,邬江兴提出“逐级分布式控制架构”、“复制T交换网络”和“软件定义功能部件”等程控交换核心技术,为他赢得第一个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1995年,以04机为依托,国家组建巨龙通信,邬江兴任董事长。

  1998年,军队停止经商活动,服从命令的“邬董事长”再次“失业”。

  这次,他没有迷茫。

  “当时,中国通信技术界正面临战略抉择:是发展基于ATM的信息通信网,还是基于新兴互联网走新发展道路。”邬江兴深信未来信息通信网必将以互联网为基础。

  1998年12月,他成为国家科委“中国高速信息示范网”专项领导小组成员,后成为总体组组长,组织并参与总体技术研究及G比特级核心路由器等关键技术攻关。“从大处讲,这标志着中国信息通信界开始技术转型,重点发展基于IP的互联网技术。对我个人是重要台阶,转向互联网,领衔四十余家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和通信高技术企业、上千人参与的国家攻关团队,由高级工程师学者向战略科学家转型。”

  三年后,中国成为少数可以提供互联网核心技术与全套装备的国家之一。

  2002年,中国信息通信业又面临新挑战。“互联网真的可以承载所有的电信服务吗?”

  我国启动了“十五”863计划信息技术领域重大专项“高性能宽带信息网——3Tnet”项目,邬江兴出任总体组组长,率领国内50多家单位两千多研发人员参与攻关。“我提出愿景,不仅能上网打电话,还要使数字电视甚至高清晰数字电视成为互联网上的新服务。”

  这是极大胆的想法。

  2006年德国世界杯,利用杭州、上海、南京三地研发建设的长三角宽带多媒体试验网(3Tnet),进行世界杯直播,这是世界上第一次基于高清晰度电视实施的大规模网络直播压力试验。当时,五万多用户几乎同时点播、观看世界杯,“我用事实回答了人们对三网融合技术的疑惑。”12月12日,“高性能宽带信息网——3TNet”示范工程验收,并在南京、上海、杭州正式投入运行。

  3TNet为互联网承载大规模数字电视业务提供不可或缺的技术支撑,带动中兴、华为等企业相关产品开发,我国自主创新的互动新媒体网络技术及配套能力跻身世界前列。

  2013年3月,英国《新科学家》对3TNet以《中国下一代互联网举世无双》为题报道,“作为网络领域的新王者,中国正在构造更快更安全、领先西方的网络”。

  2007年,邬江兴又接到新任务。

  国家863计划“新一代高可信网络”专项提出开放可重构网络架构,为千变万化的网络业务提供灵活多变的网络资源,挑战巨大。

  “可重构有点像变形金刚,是结构可以重定义的柔性网络。”邬江兴主持该项目的立项可行性研究,并提出以可重构核心路由器为支撑的可重构网络研究新方向。2007年,与国家973计划课题组共同创立网络业务与资源分离的柔性网络架构。2009年他又牵头研发构建了全球首个“可重构柔性试验网”。中兴、华为作为项目参与方和受益方,2013年分别发布全球领先的T比特柔性可重构路由器和敏捷网络与敏捷交换机,中国开始自主推出具领先性能的路由交换产品。

  2008年5月10日,科技部高新司领导找到这位曾经的计算机总体工程师,希望邬江兴主持后来被列入国家“十一五”863计划信息领域重点项目——“新概念高效能计算机体系结构及系统研究开发”。“这不能不说是人生的因缘巧合,二十年一个轮回,我又回到高性能计算机研究领域。”

  经反复论证,邬江兴再次“剑走弓弦”,他将可重构理念揉进计算机,“柔性计算,让计算结构去适应用户,就像汽车一样,计算机也应具有自动换挡的计算结构。”邬江兴从“拟态章鱼”的外观和行为可随环境变化得到启发,称这种基于认知的结构动态可变的计算为“拟态计算”。

  邬江兴牵头组织国内外十余家单位历时近6年,于2013年9月研制成功世界首台拟态计算机原理样机,入选两院院士评选的2013年度中国十大科技进展。测试表明,比现在的计算机效能高几十到几百倍。

  在此基础上,邬江兴又提出网络空间拟态防御理论。

  军人世家走出的将军院士

  从战士到院士,从士兵到将军。邬江兴的经历堪称传奇。

  1953年,邬江兴生于嘉兴。这年初,父亲邬兰亭刚从朝鲜战场归来,所属27军驻防嘉兴。

  不到一年,小江兴就随父亲辗转各地。但嘉兴这座城市却写在他的名字里,“我爸给我取名‘江兴’就是指我出生在浙江嘉兴。”

  他来自军人世家。爷爷是黄麻起义的区苏维埃主席,后来牺牲;父亲邬兰亭13岁参加红军,历经多次战争,1961年授少将军衔,后为武汉军区副司令员;母亲也是三八式打鬼子的老革命;子妹六人都曾经当过兵,哥哥邬援军也是一位将军……

  初中以前,邬江兴随父辗转杭嘉湖,1965年考上杭州某重点中学,但随父换防,回到老家安徽,入读合肥师范学院实验中学。初二读了一半,文革爆发。

  1969年2月,16岁的邬江兴参军,当了坑道工程兵。

  不久,他作为“优秀战士”选调到南京军区某机要部门当纸带穿孔员(编注:数据录入员),得以接触当时最尖端的计算机。

  此后,邬江兴有幸参研国内第一台集成电路军用计算机。他觉得知识不够,想补习。

  当时极左思潮盛行,学习就是走白专道路。他通过在上海的姐姐,悄悄写信拜豫园中学校长周风为师。“周老师寄来课本,两人每天一封信,请教问题、批改作业。我是军邮不要钱,老师每封信要8分钱,我很感激他。”

  怕被发现,邬江兴把代数课本放在毛选下面,但还是被检举揭发,检讨、批判,最后,从优秀团干部、“五好战士”被“发配”到农场种菜喂猪。

  邬江兴很苦恼,给父亲写信,“没有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如何为人民服务?”这是父子俩唯一的正式通信。作为我军高级将领,“父亲不好说太多,只写了一句话,‘你认准的事情就走下去。’”

  邬江兴继续“书信学习”,近四年里,他学完初二到高三的数理知识,自学高等数学、大学物理、脉冲技术、电子技术、计算机原理等大学课程。

  1974年,邬江兴作为总师组成员参与J103型百万次军用计算机研制,再次感到知识不够。1975年,他入读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计算机专业,边学习、边工作、边参研J103型计算机,直到1978年。

  1980年,邬江兴申请进修,在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编注:1978年,洛阳外国语学院部分单位迁往郑州成立解放军工程技术学院,1986年改为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学计算机。“我做了五门课的助教,免学费。”他花两年学完四年正规本科课程,1982年,本科毕业,留校至今。

  “我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上走。人生其实很难自我设计规划,重要的是抓住每一次也许是转折点的机会。”

  【对话】

  大舞台不是寻出来的,是走出来的

  记者:您如何提高专业素养?

  邬江兴:学习。

  学用相长,在应用中发现不足,有目标地学习,一步步走得更深更远。

  学习有三个境界。第一是自学,善于自主学习;第二是问学,善于在交流中借鉴别人的经验,快速掌握要点;第三是讲学,融会贯通后,大道至简地讲给别人听。

  从17岁开始,我坚持每天读一小时书,这不包括专业阅读。40分钟了解和专业无关的其他领域最新进展,我对免疫学、脑科学、宇宙科学、物理、先进武器都很感兴趣;20分钟学习社会科学,特别是哲学,能大幅提高认识论和方法论水平,对科技创新很有帮助。

  广泛阅读,提高知识间的关联度认知。深入思考,提高思维的层次和质量。

  记者:您成功的关键是什么?

  邬江兴:勤奋。

  勤于思考,奋于学习和探索。

  坚持锐意进取、刻意创新的理念,不循规蹈矩,喜欢独辟蹊径。

  注意引导团队力量,善于凝聚志同道合者来攻坚克难。

  记者:您觉得从事科研最重要的是?

  邬江兴:创新意识。

  国家要想成为强国,科技人员要有强烈的创新意识。跟随,永远不可能超越。所以,创新是科研人员首要,也是最重要的精神。

  我走过的路,应该是一个创新者的足迹。可以用锐意进取,刻意创新来概括我这一生。

  记者:您有种血性,上升到更高层面的话,民族气节,这与军人世家出身有关吗?

  邬江兴:有关系。这种血性,来自父亲的遗传,攻坚不畏难,打仗不按规矩出牌是他成为我军著名战将的主因。另外,我生在军营,长在军营。军人,我的理解就是可以为国家和民族利益赴汤蹈火,以生命去服从和执行命令的人。 

  最让我感动的是,04机研制出来后,我受国外许多大跨国公司邀请作技术交流和洽谈合作。大多受到对方很高规格的接待甚至动用接待元首的规格。在佩服英雄的国度里,我赢得英雄般的尊敬。

  记者:你访美时,他们希望您留下来?

  邬江兴:不止美国,德国、瑞典等都希望我能加盟。但我是军人,另外,我从事的是工程科技,祖国更需要我,也更有用武之地。

  记者:您获得众多荣誉,最看重哪个?

  邬江兴: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工信部评选中国60年28个第一的工业成就,04程控交换机入选,与第一枚氢弹,第一艘核潜艇等并列。

  我先后获得三次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四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但最重要的是,我回答了“你为国人做了什么”的问题。科技成果被转化为生产力,迅速改变中国通信的落后状况,让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和工作得到实实在在的改善。我很知足。

  记者:您的血性和遗传相关,这能否理解为家风?

  邬江兴:是的。我从父亲身上看到的是勇敢、刚毅、智慧、勤奋。这八个字就是我们的家风。做事有坚忍不拔的意志和毅力,有大智慧,迎难而上,做别人不敢做的事。

  记者:您对儿子的教育也注重这点?

  邬江兴:我只要求儿子做对社会有用的人。我曾跟他说,你能在超市找到什么是你做的或者与你的贡献有关,要让大家享受到你智慧的成果,别只做社会的消费者。我儿子没做技术,这是他的选择,但他继承了家风,我相信他也会成功。

  记者: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您对嘉兴信息化、互联网产业发展,有何建议?

  邬江兴:杨小牛院士所在的36所,我们有不少合作。

  我正在筹划“双脑工程”论坛,研究探讨人造脑和人脑之间的交互关系,提议中美工程院共同举办。建议提出后,美国工程院反应非常热烈,打算将其作为两国工程院的长期合作论坛。

  我想将论坛放在乌镇。乌镇很历史很传统,跟互联网大会结合,身在幽静的历史长河,研究未来之事,这样的落差让人产生震撼式跨越,人类就是要完成这么大的跨越,所以我想把“双脑工程”也放到这里。

  记者:离开嘉兴后回过嘉兴吗?对嘉兴有何印象?

  邬江兴:60年代、70年代都回过,1991年,我回嘉兴推销04机,2012年又回过一次。不同时期的嘉兴我都见过,变化非常大。

  记者:您没留学过,怎么看现在的留学潮?

  邬江兴:现在是功利主义在主导教育者和受教育者,出国热是功利主义教育的必然结果。另一个极端的事例就是五花八门的胎教,说是为了“不让胎儿输在起跑线上”。人的一生会有多少输不起的起跑线问题本身就是个伪命题,关键是不断提高能力,衡量的唯一标准是你在每个岗位能为单位乃至国家带来多少价值,给社会带来什么回报。我不反对年轻人留学开阔视野,但不能搞成“中国大妈式”的投机。再说,留学并非成功人生的必要经历。

  记者:请您对青年学生说几句话。

  邬江兴:我跟学生说的最多的是,努力学习,踏实工作,奋发有为,创新前进。

  一步一个台阶,不要好高骛远,干好每项工作,力争最好地完成质量,你的人生舞台就会越来越大。

  舞台取决于每件小事和每项任务完成质量的积累。大舞台不是寻出来的,是走出来的,是一个个坚实的脚印踏出来的。

  友情链接
金寨县公共文化服务平台 | 安徽省图书馆 | 合肥市图书馆 | 六安市叶集区图书馆 | 六安市霍邱县图书馆 | 六安市舒城县图书馆 |
版权所有:金寨县图书馆 主办:金寨县图书馆信息中心
联系地址:金寨县梅山镇文化中心三楼 联系电话:+86-05647359873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技术支持:安徽三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皖公网安备 34152402000129号 皖ICP备11018941号